致学生和家长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多数家长对子女的殷切期望。子女是否会像家长期望的那样健康成长常常不是取决于家长单一的心愿,而是更多地取决于子女自身的理想、自我认识、自我进取动力、勤奋耐力及认识和适应新环境的能力。
 

先来看三个实例:
中国南方一位中学女生通过朋友于2008年前来美国上高中。爸爸妈妈是南方一家上市公司的主人,希望女儿在美国高中毕业后进入长春藤大学。女生入读10年级,住在寄宿家庭。女生英文基础较差,对美国学校的规章制度一知半解。因违反校规,学校给予警告。学习跟不上,考试常得C或D, 女生玩起了小聪明,做起小动作,考试时作弊。第一次作弊被发现,学校给女生一个警告。没过多久,女生在另一次考试时再次作弊,又被发现。学校发出文书,将女生开除。这时离高中毕业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
 

中国东北一位中学男生于2011年通过国内中介来到美国,在西雅图地区的一所两年制学院里学习。在国内通过托福培训和考试,托福成绩达到美国学校的最低要求,进入美国学校后就直接修读大学课程。按照美国移民法规,国际学生必须是全日制学生,每学期必须修满一定的课时学分(通常至少是三到四门课程)。 开始修课后学生发现自己听课听不懂,老师布置的课外阅读不能及时完成,作业做不好,考试考不出,成绩差。考虑到国内亲属送他来美国上学不容易并对他寄予厚望,学生思想和精神开始紧张起来。日复一日,周复一周,慢慢地患上了抑郁症。其间学生自己的护照原件也掉了。到2012年4月抑郁症发展到不得不住院治疗。远隔重洋的家人心急如焚,爱莫能助,于4月下旬飞到美国。在当地有关人员和中国驻旧金山领馆的帮助下,办理好有关证件,母子俩在4月底飞回了中国。
 

中国华东一位女高中毕业生于2010年通过国内中介来到美国,在一所全美前50名的大学里学习。来美国前在国内中学里成绩较好,参加了三次托福考试,成绩达到入读美国大学的最低英文要求。在美国大学开始修课后女生发现自己听课一知半解,老师布置的课外阅读不能及时完成,作业做要做到深更半夜,每天睡眠平均4到5个小时。因为老师不点名,有时大课不去上。结果考试考不好,学习成绩差,两年下来,平均成绩不到2。 学校按照规章,通知女生因为已修课程成绩较差很多后续课程不能选修。由于学习成绩差,女生不再愿意和同学朋友保持联系,生活范围开始缩小。 在中国的父母知道后,十分担忧,寻求多方帮助。
 

看了上面的事例,我们不妨想一想、问一问,这几个学生自己是否有理想? 是否有自我认识?是否有自我进取动力?是否有勤奋耐力?是否有较强的认识和适应新环境的能力?留学美国是否是家长和学生共同的目标?如果学生自己没有留学美国的理想,家长把自己的理想强加在学生身上,到头来就难免出现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情形。如果没有正确的自我认识,以为自己只是英文差一点,其他都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发现原来的自我认识和事实有较大的距离。如果没有自我进取动力和勤奋耐力, 以为父母已经给我安排好了,那么不妨自问一下:谁去美国读书?谁在美国考试?在美国考试时可以作弊吗?  如果不主动学习、认识和适应美国新环境和新环境里规章制度,到头来,给学校除名或劝退时是否还可能有稀里糊涂,莫名其妙的感觉。
 

从家长的角度来考虑,送子女到美国留学,留学的主体是孩子,要和孩子充分地交流和讨论,达成共识,把去美国留学变成孩子自己的理想和动力,并为此作出积极的准备和不懈的努力。
从孩子的角度来考虑,自己有理想和其他任何想法,要充分地和家长交流和讨论,寻求家长的理解和支持。
 

在准备阶段,家长和学生务必在以下几个方面考虑和自问:
– 留学美国是我们(家长和学生)共同的目标吗?
– 我们(家长)做好了经济准备吗?
– 我们(家长和学生)做好了心理准备吗?
– 我们(学生)的英语准备到了什么程度?
– 我们(家长和学生)有一个留学美国初步的时间规划吗?
– 我们(家长和学生)对美国和美国教育体制了解了哪些?
– 我们需要留学顾问或中介为我们服务吗?
– 除了评估、行前规划、选校和申请(入学和签证),我们需要哪些后续服务?
 

在选择留学美国的教育顾问或中介时,务必在以下几个方面询问和考察服务方:
– 去过美国考察进修吗?
– 受过美国学位教育、得过哪些美国学位?
– 在美国学习、工作、生活有多久?
– 在美国是否全面地融入了美国主流?
– 是否专业/职业从事留学美国的教育服务?
– 服务理念是什么?
– 服务流程是否明确?
– 能提供哪些在美国的后续服务?
 

留学美国是一个长期而巨大的投资,对学生和家庭有深远的影响。人生的旅途不能同时踏在两条道路上。有问题,有顾虑,寻求独力评估或第三方意见,联系你的良师益友。
入村问路,入乡随俗。谁知村中路?谁解乡里俗?在美国为学生和家长指路解俗、排忧解难,联系你可以信托的留学顾问。